点击此处下载无广告app客户端
点击收藏老湿机最新发布地址!看视频,来湿机!老湿机不迷路!

One Night in Hotel作者:小柔

      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      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陈升的《北京一夜》,所以今天借用歌词改写一句「OneNightinHotel」,记录一
    下真实的激情一夜。

        第一次写,文笔必然是青涩的,还望各位能谅解。

        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以柔,英文名Monica,OfficeLady,26岁,35D的罩杯,正在向E迈进,
    喜欢一夜情。

        来四合院快两年了,ID就是名字的昵称「小柔」,一直处于潜水的状态。

        最近忽然觉得来这么久不能一直占用资源不贡献,所以决定写写自己的亲身经历。

        一直在网上有玩文爱,但只会在现实中找刺激,因为网络毕竟还是有一点风险的。

        自我介绍完毕,那么就讲讲故事吧。

        在网上文爱经常有人问我,印象最深的一次sex是什么?我都会回答说是有一次在酒店,虽然不是最刺激的,但那
    是我第一次玩得那么激情那么狠,而且那个男人很赞,现在还保持着联系,是唯一一个一夜情后成了定期做爱的对象,所
    以印象一直很深。

        那是一个情人节的夜晚,作为一夜情爱好者,我是没有固定情人的,所以我就孤身一人到了酒吧,刻意穿的比较惹火,
    几乎半个奶子都露在了外面,外面披了一件皮衣。

        「一杯杂果宾治。」

        我拿出一百块朝酒保挥挥手,酒保点头示意,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       「外加一杯血腥玛丽。」

        一个声音从我耳后传过来,一只手也从旁边伸来,温柔地把我举着钱的手压了下去。

        我一下子就意识到这就是我今晚的性爱对象,整个人立刻兴奋起来,斗志高扬。

        「是怎样?你是要请我喝这一杯吗?」

        我撑着头,整个人斜斜地靠在桌子上,刻意把乳沟挤得更深了,懒懒地看着他——他长得很有男人味,下面应该也很
    充实。

        「今天可是情人节,男人理应为女人买单。我……」

        他的话还没说完,酒保就举着两杯酒上了台,看到这男人,微微点了下头:「老板好。」

        原来男人竟然是这全城最top酒吧的老板!「这酒吧……是你的?」

        我很好的隐藏了我的讶异,继续保持着慵懒的声线,撒出妩媚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。

        「我正要自我介绍。」

        他微微一笑,眉宇间有种英气——我忽然觉得这男人在床上应该很猛,抽插的力度很大、速度很快。

        「我是这间酒吧的owner,叫我BEN就好。你呢?如此性感的美女,怎么称呼?」

        「MONICA。」

        我回以一笑,随手拨弄了一下波浪长发。

        「随便喝,我包了。你应该想要的……不只是杂果宾治吧?嗯?」

        其实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带有色含义,但我确立了我要这男人的心。

        「当然。但我也不是狮子大开口的人。」

        我一口喝掉了杂果宾治,再一口喝掉他的血腥玛丽,留下鲜红的唇印在玻璃杯上。

        「随便拿几瓶黑方给我喝好了。」

        「哗,厉害的小女人。」

        他竟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,然后手指飞快地滑落,不经意地蹭过我裸露在外的胸部。

        「黑方是不算贵,但也是用了四十种顶级威士忌酝酿十二年而出产的。好,我叫酒保拿酒来。」

        他一挥手拿来两瓶黑方,酒保顺便奉上了冰桶、柠檬、可乐、雪碧、干姜水和苏打水还有方糖,都是为了搭配黑方的
    经典喝法。

        「你要加什么,怎么喝呢?」

       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含有诱惑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 「什么都不加,」

        我笑道,「直接干。」

        说着我就动手往杯子里放冰块,倒酒,然后一口喝干了第一杯。

        我知道这是很不正确的方法,反正我也不是个真正会品酒的人。

        「这么猛?那我就陪你一起喝好了。」

        很快第一瓶就被我们喝光了,他没有任何醉的迹象,我却有了一点点微醺。

        我慢慢靠近他,整个人软软地趴在他身上(我是故意的),把奶子压在他身上,却很酷地勾着他的肩,在他耳边轻说
    :「我知道你想要什么,因为我也想要。」

        酒吧灯光很暗,我们坐在一个算是比较僻静的地方,酒保也在酒台的另一边招呼客人。

        我提起右腿,轻轻用膝盖蹭了蹭他的裤裆,的确感觉到了充实感,并发现他已经开始有些硬了。

        我很得意,放下腿,奶子更加贴紧他,左手从他肩上滑落,往裤裆那儿去。

        我悄悄拉开他的裤裆拉链,把手伸进去,碰到了内裤,更碰到火热的一团坚硬,心里简直兴奋到了极点,却缓缓挑逗
    着他,轻轻的揉搓他的肉棒。

        他的忍耐力比我想象得要好,但还是一把箍住我的腰,狠狠在我耳边说:「妖精,你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让我想把你
    狠狠吃掉。」

        我装作漫不经心,暗暗加大了左手揉搓鸡巴的力度,淡淡地回复道:「我只怕你那勇往直前的沖锋枪融化在我的甬道
    里。」

        说完,我把手从他的裤裆里拿了出来,拉上拉链,又坐回椅子上开始喝第二瓶黑方。

        他显然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把心里熊熊大火压了下去,装作若无其事的喝酒,但渐渐地靠我更近了,手搭在我的后背上,
    摩挲我的后颈。

        我的手在下面继续进行地下工作,隔着裤子摩擦他的鸡巴,脸上却若无其事的,懒懒得趴在桌子上看着他淡淡的笑。

        他恨恨地看着我,因为我一直没有要走的痕迹,他也不能一把扛起我往外跑。

        有我的皮衣做挡,他也大胆的把手伸过来,先是抚摸我裸露在外的皮肤,渐渐滑倒胸部,弄得我的乳房一直在摇晃,
    最后他竟然把手伸进我的衣服了,摸到奶头用手指快速来回拨弄!乳房是我的敏感点,我一下没hold住,也算是为他
    鼓劲,于是呻吟了出来:「啊……嗯……」

        我把手收回来,抓住他的从我衣服里往外拔,轻巧地跳下高凳,示意他我们可以走了。

        他的表情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,抓起外套,依然保持风范,脚步却越来越快。

        他的车就停在门口。

        「BEN,你会带我去哪度过『难忘』的情人节一夜呢?」

        「呵!」

        他居然露出邪恶的一笑,「X酒店的总统套房!满意吗?!」X酒店!全城最顶级的五星级酒店,而且还是总统套房!
    我不是见钱眼开的人,但毕竟还是被震惊了。

        他的车一路奔驰,在确定他贴的是防偷窥窗贴后,我打开他的皮带,拉开拉链,隔着他的CK内裤不断用手套弄,指
    甲在他的鸡巴上乱抓乱挠,尤其在龟头上。

        在第五个红灯口的时候,他喊我:「MONICA!舔我!吃我的鸡巴!啊!

        你这个女人,手都这么厉害!刚才在酒吧,我差点就想把你扑倒在吧台上,让全部的人看着我干你!」

        我把头发挽到耳后,俯下身去把他的鸡巴从内裤里掏出来,果然不出我所料,一条巨炮挺立着。

        「我先开吃啦!」

        我说道,然后张开嘴开始吮吸那凶猛但可爱的巨炮。

        「啊……MONICA……」

        他的手从方向盘上滑下来,按住我的头,想得到更多的快感。

        我大口大口的吮吸着,舌头快速的舔弄着龟头,在马眼处一直打转,还用牙齿轻轻撕咬他的龟头,把他的鸡巴当成牙
    刷在我的牙齿上刷了个遍。

        「啊!MONICA……爽……太爽了……啊别咬龟头……哦,妖精,口交都不放过我,我今晚一定做到精尽人亡,
    死在你的逼穴里!」

        我手拿着他的鸡巴,用舌尖从龟头舔到根部,舔了好几个来回,用力吮了吮他的肉蛋,用舌尖逗弄两个肉蛋,像手拨
    铃铛一样,还用牙轻轻蹭了蹭。

        他的腿颤动了一下,却依然坚挺着没有射出来。

        X酒店不是很远,于是车很快就进了X酒店的地下停车场,他终于忍不住了,放倒座椅就向我扑了过来,掀起我的衣
    服,扒开奶罩就开始舔弄我的奶头,像是报复我舔弄他的鸡巴,舔得我大奶直晃。

        我忍不住大喊:「慢点,你慢点,啊……嗯……慢……不……快点,快点蹂躏我的奶子吧,我要,我要你蹂躏我,强
    奸我也可以,对,强奸我吧……」

        我穿的是超短裙和高筒靴,所以没有穿丝袜,又是丁字裤,他大手一拽,把我的内裤扯到膝盖,手指一下就碰到了我
    火热的阴蒂。

        二月中,还不是很暖,微凉的手指却给了我不小的刺激,我一下子叫了出来:「啊!好冷……」

        虽然很急,但他揉搓阴蒂还是很温柔的,力度刚刚好,让我很想要却一直吊着不给我很多的刺激。

        我一急,一下加紧了双腿,屁股都开始扭动了。

        「我要,BEN,人家要,大力点挫人家的阴蒂嘛,搓烂了最好……我要,啊,我想要,水……好多水……座椅都脏
    了……」

        他的手开始加大力度挫我的阴蒂,我的腿大大的叉开,架在窗户边和自动挡上,双手死死抱着他的头,他大口吃着我
    白花花的大奶子,另一只手捏的我另一只奶都变了形,手指狠狠拨弄已经高高立起的大奶头,我只能一直浪叫:「BEN,
    好爽,好爽,我要,嗯……我要你的鸡巴……鸡巴插进逼穴狠狠干我!插进来吧,温热的逼穴在等你的大鸡巴……BEN
    ……给我,插死我吧,捅我的穴…

        …」

        风流多年,我并不是那种难以启齿的女人,也不要男人一直吊着鸡巴问我:「要什么啊?小骚货告诉我你要什么啊?」
    BEN听了,早已经挺立已久的鸡巴再也不想晾在外面了,何况刚被我挑逗了那么久,早就想一泄千里以报世仇!他快速
    地把我的短裙都掀起来,奶罩推到最上面,两颗大奶欢快地抖动了一下以表示不要冷落了它们。

        BEN把自己的裤子往下拉了拉,左手扶着车窗,右手扶着鸡巴,对准了我的洞穴准备进入。

        我擡高屁股准备迎接他的大屌,双手开始胡乱摸自己的乳房。

        BEN看了我的自摸,说:「MONICA,你自摸都这么好看这么骚,我要你,我要定你了,就算真的被你夹死我
    也乐意!」

        说完,他举着鸡巴开始摩擦的阴蒂。

        车里太小,他没办法给我口交,于是就用龟头来逗弄我的阴蒂,我娇喘连连,声音都抖了:「啊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嗯
    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…别、别弄我了,给我……快给我……把你的大鸡巴捅进我的骚穴里吧,操我,操死我最好……嗯…
    …BEN……我要你,你的鸡巴……屌我!快来屌我啊!」

        之前和一个香港帅哥一夜情的时候,他教我说「屌」,在粤语里就是「操」

        的意思。

        BEN用龟头把我的阴蒂拨来拨去,终于在我的言语诱惑下,把鸡巴一下顶进了我的湿穴里!他趴在我身上,我用手
    把大奶捧起来,他一边抽送着鸡巴一边伸出舌头舔我的奶头,还不时喊着:「喔,好热,好紧,MONICA你的逼好紧,
    我爱死你了,我爱死操你了,我要操死你,我要干的你的逼都烂掉,插你,插死你!」

        「嗯,我要,我喜欢,我最喜欢被操了,BEN,再用力,不要停,顶我的子宫,顶烂我的骚穴……哦……嗯………
    嗯………啊!啊!啊!对……就要这样,用力!继续用力!干我,干我啊!!!(此时我几乎是尖叫出来的)屌我,我就
    喜欢被大鸡巴屌……」BEN一只手环过我的屁股,卖力地抽插着,另一只手顶在座椅靠背上,温柔地和我进行着法式热
    吻,我的双手勾着他的脖子,嘴被他堵着完全喊不出来,但此时我很想大声的叫出来,大声的呻吟,宣告世界我就是这么
    一个需要被插穴的骚货!「啊!MONICA!」BEN好不容易放开我。

        「嗯……嗯………啊!!好爽!!太舒服了!!哦!!哦!!我要死了,我快要死了……BEN你好棒,你好厉害,
    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,好爽,嗯……啊……你的鸡巴要把我顶上天了……啊……」

        「我要射了……我快射了……你呢,你高潮了吗……」

        「快了……啊……就快了……用力……再用点力气……快点,快点……啊…

        …操,操我……嗯……」BEN的腰像加速的马达,又快了一个挡,力度也更大了,我快被干得喘不过气来,但爽得
    要命!「啊!!!!……」

        随着我的一声尖叫,我的高潮到了,BEN也在我里面射了出来……「讨厌……你射在人家里面了……」

        「没关系的,等下上去洗一下,让精液回流出来就行了,等下我会带套的。」

        他压在我身上,喘着气,手梳着我的头发。

        「嗯……好爽,好舒服……你好棒喔……」

        「你更厉害,令我销魂,我从来没遇到这么好的骚货,这么舒服的穴……」

        说完,他又深深地给了我一个湿吻。

        他打开车门,先爬了出去,把裤子拉起来打好皮带。
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我弄好了奶罩和衣服,把短裙拉下来,内裤穿好。

        我坐起来,他把我抱了出去,然后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我。

        「别站起来,精液会顺着你的腿流下来……我怕我看到会忍不住就在电梯里面压着你干……」

        我的手紧紧勾着他,头靠在他的胸膛上,微微喘着气。

        我们从地下车库的电梯直接坐到了38层顶楼的总统套房。

        「你怎么不用去大厅开房?」

        「这间房一直是我专用的,酒店是我们家开的。」

        「你总是把各种各样的女人带到这里来玩?」

        「并不是,只是少数,你就是那高品质骚货中的一个。」

        「嘻嘻……」

        很快,他抱着我,站在了3803的门口。

        「准备好了没?这是我们今晚的战场喔……不到天亮不给睡觉!」

        下车前我看了看时间,才刚刚两点,我们在车震了五十多分钟。

        「放心,我不会放过你那么可爱的大鸡巴的!」

        我对他妩媚一笑,从他胸口的衬衫摸出房卡,刷卡开了门。

        02/ 浴室

        门一打开,我顿时被震惊了。

        客厅的豪华就不必说了,但最令我喜爱的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!从屋子内看去,窗外的高楼大厦、星星点点的灯光,
    都令我感到心旷神怡!「这一定是景观最好的一间吧?少东家?」

        我与他咬着他的耳垂,低声问道。

        他低头看着我,一失神间,我以为自己从他眼里看到了爱意。

        「洗浴间的景观也很好,我抱你去看看。」

        他说着,抱着我穿过客厅,穿过用餐间,穿过电视间,路过衣帽间,到了那个令我满心期待的浴室。

        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水,想必是他提前叫人来准备的,他把我放在浴池的台阶上,温柔地为我褪去我所有的衣服,一边
    脱一边急急得乱吻着我的前胸、小腹、大腿根……「好了好了!快停!让我先洗洗!」

        我笑得乳房狂颤,慌乱地推开他的头,把脚放进热水里,回头看着他:「景观在哪里?你指的该不会是你胯下那一个
    吧?」

        「这当然是最雄伟的景观……但浴室的美景是……」

        说着,他启动墙上的按钮,窗帘缓缓升起……「天——啊——」

        我整个人已经呆了。

        浴室的正面主墙壁,也就是浴缸靠着的那一面,是一面巨大的玻璃!而且可以看到海景以及海边酒吧街的灯红酒绿以
    及CBD区的钢铁森林!「这么好的景,你就拿来做洗浴间了?客房呢?」

        「客房在我看来是认真睡觉或认真上床的地方,最好的景观要留在最惬意的时刻!我们酒店可以在你洗浴的同时提供
    SPA和MASSAGE等服务,总统套房全包免费。好了,你好好洗个澡享受一下吧!我去另一个洗浴间洗。」

        「等一下!你不和我一起洗吗?不打算在这惬意美景当前大汗淋漓一场?」

        我报以魅惑的笑容,直直看进他的眼睛里,并伸出手去抓他的裤子。

        「迟早我会这样干你!」

        他大笑着回覆我,「但现在让我们都好好洗个澡,准备迎接着放荡的一夜!

        车震只是热身!」

        等他绅士地为我关上门,我立刻站起来到淋浴间,用水沖洗阴部,让精液回流出来。

        看着大腿缓缓流下的白色液体,我不由自主地伸出食指,把精液涂抹在乳头上,然后在乳头上打着圈圈自摸。

        看来他刚才射的比较多,精液一直往下流,我乾脆用手掌把流出来的精液都涂在了乳房上,然后揉搓着两坨大奶自摸。

       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刚才才做过一次,而且今夜漫漫还有机会,我却依然还这么想要。

        躺回浴缸里,我放了满缸的泡泡,细细洗着身上每一寸肌肤。

        看着玻璃窗外的夜景,我忽然整个人打横坐在浴缸里,把修长的腿顶在玻璃上,脚丫戴起来的泡泡顺着墙流下来,就
    像精液……我叉开腿,让小穴对着窗外——我想,如果现在仍有人在办公楼里并大半夜的变态地拿着望远镜张望,一定能
    把我的逼毛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       我从旁边抽出莲蓬,把水调到集中的模式,然后开始对着阴蒂沖洗。

        我希望洗的乾净些,等下他给我口交的时候都能在骚水的味道中尝到沐浴露的玫瑰花味,其次是刺激中自慰。

        我的手从大腿下绕过来,顶着阴蒂上下动着,水有一股力顶在花洒和阴蒂之间,滑滑的很舒服,我闭上眼开始享受,
    小嘴忍不住张开淫叫:「啊……嗯……

        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我要……不要只搞阴蒂……插我,插我的穴……干我……狠狠地操我的逼……」

        说着,另一只手伸出手指,摸到小穴插了进去,开始抽插并越动越快。

        「嗯!嗯!嗯!啊…………我要,干我……快一点……」

        我紧紧闭着眼睛,一边享受手淫也一边意淫,脑子里集中精力想着刚才和BEN在车里做爱的样子和细节,回味着他
    的鸡巴塞进来的充实感,想像着他火热的硬棒在我的骚穴里抽插……手更快了,也感觉到一阵酸。

        我紧紧咬着牙,感觉嗓子很干,于是吞了一口口水,并开始娇喘:「嗯………嗯………啊……喔……BEN……我要
    ……给我,快点,快屌我,你的精液都是我的……」

        头顶在浴缸边上,硬硬的很不舒服,腿也晾在半空中感到一阵凉意,而我的手虽然酸但仍然坚挺在快感第一线……「
    啊!!!!!!」

        随着我的高声尖叫,我终于潮吹并高潮了……从穴里喷出来的淫水洒在玻璃墙上,并形成一股股水柱往下流淌。

        我用花洒沖掉墙上的泡沫和淫水,一边放掉满池的泡沫一边沖洗身体,打算沖洗放一池热水好好泡一泡。

        就在我全身还有泡沫残余并放着热水的时候,浴室的门突然开了。

        是BEN,他披着浴袍,斜靠在门口盯着全身赤裸的我。

        「你这么快就洗好了?我还打算再享受一下呢!毕竟难得来到这么高级的客房!」

        「哦,是啊,经常住这里,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。嗯……MONICA你这个样子,让我想到把精液射满你全身的
    样子……」

        他突然坏笑起来,走近我。

       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,发觉自己的想法其实是和他一样的。

        我一边把花洒挂到墙上,一边伸手拉他的浴袍带子。

        带子边松开边把拉着他离我更近,等他贴近我面前,带子也松了,浴袍往两边敞开,我看见他里面什么都没穿,鸡巴
    处于微挺的状态。

        我一直盯着他,手却没停着帮他把浴袍脱掉。

        浴袍落在地上,我们俩都全裸着。

        他伸出手环着我的腰,定定地看着我……「干嘛这么看着我?」

        是我先打破了沈默。

        「你太美了,太有味道,我有一种想要吃掉你的沖动,却因为每个部位都好吃而不知道从哪里下口。」

        他竟然歎了一口气,我问道薄荷水的清新味道。

        于是我居然伸出还有泡沫的手臂,勾出他的脖子往下压,然后主动吻上了他的唇。

        不出意外的,这是一个导火线之吻,点燃了我们的欲望之火,他踏上台阶,踏进浴池,顺脚就把浴池塞打开,存在池
    里的热水都流走了;他又随手一按,中央花洒就往下喷出了大大的水流,他继而把我推进水流里,水从我们头上直直撒下
    来,他的手不再停在我的腰上,而是在我身上摸着,帮我洗掉身上的泡沫。

        法式热吻结束后,他把舌头从我嘴里拿出来,从我的唇边开始一直吻,一路下滑,到脖颈时狠狠地吮吸了几口,留下
    了几个草莓印。

        草莓印一路延伸,到前胸,到乳房。

        他让我靠在玻璃墙上,手离开腰部,双腿叉开夹着我并拢的大腿,他的鸡巴蹭在我的大腿上,好痒好痒。

        BEN的手捧起我的乳房,然后把整个脸埋进去,疯狂的舔、咬、吮,胡乱吃着,甚至在吮吸乳头的时候把我弄痛了,
    一只手一边像揉搓麵团时那样揉我的奶子。

        而我享受地把头靠在玻璃墙上,背后凉凉的,双手抱着他的头,看着中央花洒的水打在他背上,零星掉落在我的脚背
    上,舒服地不断呻吟:「嗯……啊……

        慢点啊你……唔……BEN……好舒服……弄得我的奶好舒服……」

        我轻轻把大腿张开一点,夹住了他已经硬了的鸡巴,一股电流顿时通满全身,我忍不住打了一个颤。

        BEN感受到了我的颤抖,停下来问我:「怎么了?冷吗?」

        我赶紧把他的头又按进波涛里,「没有,太舒服了,嗯,快别停,继续继续嘛…………」

        他似乎得意的笑了一下,加大了手掌揉搓的力度,还时时捏我的乳头,用中指和食指夹着拉伸,我闭起眼睛,不停地
    喘气,手滑到下面抓他的鸡巴,放到阴唇用龟头摩擦。

        「想要吗?」

        他擡起头,坏坏地看着我,邪邪的笑容非常好看也非常淫荡,我拼命点头,往乾涸的嗓子里吞下一口口水。

        「给我,」

        我挤出两个字,「我要,要你,要你的鸡巴,你的精液,你的抽动你的速度你的全部!」

        我越说越快,越来越激动,心狂跳着,心里的欲火熊熊燃烧,大声呐喊着我要这个男人操我!他高兴地吻我的唇,含
    糊地说:「我忍不了了,我要在这里先干你一次,我要把你顶在玻璃上从后面插你,让你的奶子顶在玻璃上挤成两大坨扁
    平……等一下,在洗手池旁边就有安全套,等我一秒,就一秒……」

        眼看我们彼此紧紧贴着的身体中间隔空越来越大,我一把抱住他,把他往自己拽,腿架在浴池边上,伸手去抓他的鸡
    巴往穴口塞。

        「不要,不要走,不要带安全套,就这么干我,就这么赤裸裸的用你的鸡巴干我的小穴,我现在就要你插我的穴、顶
    我的子宫,操死我这个骚货!」

        我几乎是吼出来的,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性欲居然强到仿佛可以吃掉这个男人一切。

        「妖精!」

        他也吼了我一句,但脸上全是满足的表情。

        「怦!——啊!」

        他猛地把我转了个身,一下子把我顶在玻璃上,我的身体和玻璃撞击出一声响,我也被吓得叫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 他的鸡巴一下子对准了我的穴,直直捅进阴道里,我被突如其来的塞入又吓了一跳,但很快就被塞入的充实感而取代
    了,他的大鸡巴满满地塞住了我的阴道,这种舒服和幸福感简直是无法言喻。

        他的身体顶着我的后背,我的头只好往左撇着,脸颊和乳房死死贴在玻璃墙上,他的手俺在我的脸旁边,开始抽动他
    的肉棒。

        「嗯!嗯!嗯!嗯!」

        我憋着一口气,开始因为快乐到死的这种快感而呻吟,嗓子又因此感到干,我松了一口气,把口水咽下去,开始大声
    淫叫和喘气:「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……啊……BEN,BEN,我爱你,我好爱你,我爱死你了,操我,快点操我,用
    力操我,不准停!啊……………嗯!嗯…………啊就要这样……再用力……再快……嗯,对……这就是我要的……插我,
    插我!!插我的穴……干,干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…好爽………好大的鸡巴……喔我好满足……」

        然后,我情不自禁地喊了BEN一声:「老公……嗯……老公……我还要,要你操我……」(我很少会在做爱的时候
    叫老公,因为多数都是一夜情,所以只有在特别忘情的时候才会这样,所以你们应该可以想像,BEN的技术其实真的很
    好:P我很庆倖现在还经常能享受到)此刻如果真的有拿着望远镜的变态,那他真的是大饱眼福了!「妖精……我已经很
    卖力了……干!这么高的强度还不够,你的穴就是吸精洞……舒服死了,爽死了,比我干过的所有女人加起来都爽!

        操你,操死你!」

        他一边喊着,一边把我从玻璃上拉起来,让我的手支撑在浴池边,双手从后面伸过来抓我剧烈晃动摇晃不停的大奶子,
    一边一个以正时针和逆时针方向揉搓,食指一直在拨弄我的乳头,鸡巴在阴道里猛烈的撞击,「啪啪啪」

        的做爱声回荡在偌大的浴室里。

        BEN自从换了一个位置后,鸡巴就一直撞到我的G点,再加上乳房上的蹂躏,一直让我连连呻吟,心里想要更多、
    更多、再更多的快感,欲火越烧越旺,呻吟声越叫越大,几乎吼破了喉咙:「操我!!!!!!!老公!!!!!!!

        狠狠地操死我这个骚货吧!!!!!!我就是喜欢被操,我就是要被操!!!!!!!

        让你的鸡巴捅穿我的小穴,干得我的逼都肿掉烂掉!!!!!干我!啊……!!

        干我嗯………!!!喔!喔!喔!」

        身体的疯狂撞击让我的声音断断续续,但却激发了BEN越来越多的激情和精力,他一言不发,从镜子里我看到我被
    干的满头大汗,淫荡的表情和BEN紧闭着眼睛,憋着气,集中精力疯狂地抽插我的骚穴。

       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……」

        在连续这样疯狂被插后,我声声不断地叫着,腿一抖一软,高潮了……「喔!

        好热!好舒服!」BEN喊道,「妖精,你会潮吹!喔……你的淫水被我的鸡巴堵得喷不出来,包得我的龟头好舒服
    ……我也要射了……」BEN话音刚落,我感到下体一阵热流……又一阵!BEN射了两下!我手臂一直撑着池边,酸的
    要命,让BEN把鸡巴缓缓抽出来,我转过身,把自己吊在他身上,低声喘着气。

        他的喘气声也就在我耳边,双手环抱着我的腰,把我抱在怀里,我感到大腿一阵热热的,应该是精液回流出来了。

        「刚才你去洗澡,我在淋浴间把精液回流出来,然后用它们给我的乳房做了一个面膜……」

        我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       「嗯……这么会省,没浪费嘛……」BEN笑了笑,低下头来吻我。

        我们拥吻着蹭到花洒下,然后就一直站在水下抱着、吻着,直到把身上的汗、精液和淫水沖乾净。

        「你刚才叫我老公?」

        在给我披浴袍时,BEN突然问道。

        「是啊,」

        我懒懒得回,「我很少这样叫喔。」

        「刚才叫的很好听嘛,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有动力……MONICA,老婆,你太销魂了,跟你做过的男人后来都有
    存活下来吗?」

        「我怎么知道,都是一夜情,电话什么的从来都没留过。」

        我娇嗔着,看了他一眼。

        他一个公主抱把我抱起来,又把我吓了一跳。

        「腿有点软吗?带你去客厅休息一下……然后……放心,刚刚你也看到了,房间有好几个,当然卧室是最舒服的,等
    下我们进房间再继续……」

        「嗯!」

        我忽然有了精神,甜甜地笑着,大声应了一声。

        但腿还是有些软……BEN就像抱我进来的时候一样,一路抱着我走回客厅,到了美丽的落地窗前,把我放在可以躺
    下的沙发椅上,并转身到吧台拿来两杯红酒。

        我瞄了一眼桌上的时钟,刚好三点四十五,想不到在浴室竟然大战了快两个小时,当然我们各自洗澡的时间可能用掉
    了二十分钟。

        我舒服地躺在软软的椅子上,看着一大面落地窗外的美景,微微笑了起来。